宇宙人

流泪又有什么关系😈❤️

yoyo切克闹:

他把头高高地仰起,像是从一汪隐形郁结的湖水中挣脱出来偷窃氧气。
他和他的距离刚刚好,近得可以三两步上前拥抱打趣,也远得足以被人流冲散。
他想,人流那边的那个人,他哭湿的双眼是困住他的湖水,所以他不能再哭了。他不能被湖水淹没。
眼角的湿意是灰姑娘之夜指向12点的晶莹指针。他抬头望着晃人的镁光灯,世界是一片片重叠的光影,世界拉着他往下坠。
逝去的岁月像炒熟的种子,回忆无法在未来开花结果。
你回来呀。他想喊。
可现实告诉他,不必追。

对不起,四个月了,我还是没有悔改。